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吉林档案馆再公布日侵华原始档案 含细菌战内容

2019-01-02 09:59
TAG:

  1938年1月的《军事邮政检阅周报》,记载了永田部队村中荣的信件摘抄,记录了1937年12月寄信人实施的两次杀人暴行。细节描写十分恐怖:“我用刺刀刺入这个人肚子,拔出来又刺了一下。由于穿着衣服,鲜血闷声冒了出来,这个中国人就哼了一声,趴着倒下了。之后我又刺穿了他的胸口,并把尸体踢入了河中。”寄信人竟感到“心情线月的第一天,吉林省档案馆副馆长、新闻发言人穆占一用诸多上述档案,以低沉的语调向世人控诉着:日本侵华期间,犯下累累罪行。

  吉林省档案馆今年两次公布日本侵华档案最新研究成果。为深入了解这些研究成果,本报记者专访了吉林省档案馆副馆长兼新闻发言人穆占一。

  1953年11月,解放军某部驻长春部队修理地下电线时,在伪满日本关东宪兵队司令部旧址偶然发现大量埋藏在地下的档案。1954年,日本战犯弘田利光供述,自己曾于1945年8月中旬奉宪兵队长平林茂树之命,将新京宪兵队本部及宪兵队司令部的公文档案在本部楼下锅炉内焚毁,来不及烧的就埋在地下。

  随后,这批档案先是于1955年9月交由吉林省公安厅保管整理,又在1982年移交给吉林省档案馆,开始系统性整理。今年两次公布的500多件档案,其整理、翻译工作始于2012年8月,吉林省档案馆为此组织了、、强征劳工等14个课题组。

  长春曾是日本侵华时期伪满洲国的“国都”,也是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关东宪兵队司令部所在地,这里遗存大量日本侵华时期的档案。吉林省档案馆现有日本侵华档案65个全宗、近10万卷件,其中九成是日文,真实地记录了日本侵华时期的各种活动,史料价值珍贵。

  其中有关关东宪兵队司令部档案,记录了关东宪兵队各个部队的战报、作战计划、进行殖民统治的种种情况。

  穆占一向本报记者介绍说,邮政检阅档案是日本关东宪兵队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日本侵华时期各地宪兵队实行邮政检阅活动形成的月报或周报档案。

  邮政检阅档案针对的对象是日本军人,军队,日本民众,殖民地、占领区的军政要人,外籍人士特别是传教士、公使馆、领事馆人员。检查的内容是上述人员的往来信件、电报、电话、出版物中反映日军暴行、战争实态等内容。实施邮政检查的区域范围,覆盖伪满洲国、华北、华中和华南地区以及印尼的爪哇。

  7月1日公布的邮政检阅档案共计450件,形成时间为1939年到1945年,全部为日文书写,涉及信件约4.5万封,其中日本人之间的通信占50%以上。穆馆长介绍说, 450件档案连同在今年4月发布的89件放在一起,也不过是馆藏10万卷件的很小一部分。日本人用自己留下的罪证表明他们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吉林省档案馆7月1日公布的这些档案,充分反映出日本侵华时期日军暴行:实施惨烈轰炸,密谋利用白俄侵略远东,奴役劳工,进行化学战、细菌战,实行欺骗性移民政策,日伪当局经济统制……

  关东宪兵队司令部、中央检阅部1939年9月《通信检阅月报》记载阿根廷《E巴鲁特斯》杂志节录。内容为重庆大轰炸造成25人死亡,其中有8名孩子。

  1940年1月在哈尔滨的法国领事发给法国政府等的信件,谈及日本要培养白俄儿童,目的是将来侵略沿海州。1940年5月美国普特南希写给哈尔滨雷默夫的信件,记录了远东地区的白俄人受到日本帝国主义的压迫,日本策划排挤白俄人等内容。这些邮政检阅月报档案以无可辩驳的铁证,记录了白俄罗斯人在日伪统治下困苦的生活实态。

  关东军为夺取在远东的利益,从1934年起直到1945年战败前,为防范苏联进攻,采用摊派、抓捕和非法使役战俘等法西斯手段,在中、苏、蒙边界地带,修筑了绵延数千里的军事工程,号称“东方马奇诺防线”。在关东军的和苛酷管理下,数十万中国劳工在修筑这些军事工程中变成了堆堆白骨。邮政检阅月报档案记录了日军视劳工生命如草芥的反人道罪行。4件在虎林、东宁、东安、珲春等地的日寇记录,反映了数十万劳工死亡的惨况。

  日军进行化学战、细菌战也是铁证凿凿。关东宪兵队司令部、中央检阅部1939年7月《通信检阅月报》,记录了1939年6月石井部队作为特殊秘密部队到前线作战的史实,泄露了日军在诺门罕战争期间使用细菌战的情况。上海日本军人藤原恒雄写给尾道生鱼会社藤原己之助的信件摘抄,记录了日军计划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战。法国巴黎救国时报社发给天津师范学校米雄舒的报载内容,揭露了日军在上海到晋北使用毒瓦斯的事实。

  档案还留下了日本实行欺骗性移民政策罪证。牡丹江的泉保正义发给香川县田村益子的信件摘抄,记录日本青年加入义勇队后,被残酷,生活困苦,陷入无法摆脱的困境。密山发往广岛市井本里子的信件摘抄,记录了日本移民在“满洲”所过的与政府宣传完全不同的生活。

  另外有3件原始记录,是日伪当局经济统制罪证,记录了因为统制经济过度,导致物价高涨,连日本人都要在黑市买粮食的状况。

  在这批侵华日军档案中,包括日军在侵华战争中建立的“慰安所”、发生实况以及731部队实验等内容,直观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种种残酷暴行。

  其中25件档案资料是反映日军制度的铁证。日军数量与数量的统计与比率、日本军人在“慰安所”中的种种丑态、女性惨遭蹂躏的情况等都被详细记录下来。

  在这些关于“”问题的档案中,《“”采购资金问题电话记录》等档案证明,设立“慰安所”、征用是日本军队利用“”进行的有组织的活动。

  是日本侵略者的又一历史罪状。在6件涉及档案中,大发生后南京市的治安、警备保安机关设置情况等都被直观记录下来。

  其中的一份报纸档案记录了发生后的惨状。昭和十二年(1937年)12月23日出版的《大阪每日新闻(奈良版)》报道,侵入南京的日军三日内打死8.5万人,特别是经日军助川部队和海军“扫荡”后,从下关码头最近的一条街到扬子江下游尸体绵延二三里远。

  对于日军的暴行,一些日本人也看不下去。1938年3月12日,隶属于日军华中荻洲部队的渡边德右卫门在发给新潟县西颈城郡上早川村关原草苗的信中写道:“2月6日我中队在警备中,附近有近万名残余敌人。可怜的是当地老百姓,因为接到全部杀光的命令,虽然我们对小孩子多少抱有一丝同情,但含着眼泪,一起杀掉的也不少!”

  这次公布的6件涉及向731细菌部队“特别移送”的档案,是吉林省档案馆迄今发现的近200件“特别移送”档案中的一部分。

  在一份名为《关于“特别移送”押送途中“苏联间谍”逃跑的报告》档案中,记载了“苏联间谍”姜荣泉趁押送者打盹之机逃跑的内容,他也成为有档案记载的逃出731部队“特别移送”魔爪的唯一幸存者。

  “中国劳工尸体堆放得到处都是,这些尸体被狗当作美食在啃咬着”……这样的悲惨记录在此次公布的14件涉及奴役中国劳工的档案中还有很多。

  根据记载,以中国战俘为主的“特种工人”遭到日军的严密监控以及非人待遇,罹患疾病甚至死亡者人数众多。

  在奴役劳工的过程中,日本侵略者连儿童也不放过。在一份名为《关于乱石山军事工程劳工逃跑的报告(通牒)》的档案中,记载了日军曾使用12岁童工朱小八。

  这批档案资料还揭露了日本军队为向中国东北大量移民,打着“收买”的旗号夺占东北农民土地、欺压当地农民的罪恶行径。此外,日本在奉天(今沈阳)关押、英美盟军战俘的内容也在档案中有明确记载。

  穆占一馆长特别指出,近年来,日本掀起了一股否认侵略历史、为军国主义翻案的妖风,抛出了“侵略定义未定论”、“必要论”、“虚构论”等谎言谬论。日本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地颠倒黑白,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量档案已被蓄意销毁,查无对证。吉林省新发掘的500多件日本侵华档案,将历史事实昭彰于天下,以不容置疑的铁证,戳穿了日本右翼的谎言。

  目前,关于日本侵华档案的发掘研究仅占关东宪兵队司令部全部档案的2%,伪满洲中央银行档案全宗还没有开始整理研究。此外,吉林省图书馆、部分社科研究机构还藏有大量的日本侵华档案。深入发掘、充分利用这些档案,客观、真实、全面地还原这段历史,能进一步揭露批判日本的侵华罪行,有力反击日本右翼言行。

  穆占一认为,这些日本侵华档案,揭示了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的本质,客观上批判了日本在历史认识问题上翻案的行径。深入发掘、充分利用日本侵华档案,有助于警示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高度警惕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阻止一切挑战战后国际秩序的行为。

  120年前,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割地赔款,中国人民饱受丧权辱国之痛。83年前,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中国东北128万平方公里国土全部沦陷,3000多万东北父老乡亲沦为奴,东北进入了日伪统治的最黑暗时期。77年前,卢沟桥事变,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国人民由此开始了艰苦卓绝的8年全面抗战。这些日本侵华档案,既真实记载了中国人民的一段苦难历史,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人民不屈不挠抗击侵略的斗争历史。我们可以把历史档案上升为中华民族的集体记忆,必将警醒世人、教育后人。记者 陆培法